返回上一頁

揚州大學:“翻轉課堂”對接智慧教學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6-01 閱讀數:965



  在如今的新媒體時代,大數據、云計算、微傳播風起云涌,教育信息化也開始進入教育與技術深度融合的應用階段。在這一背景下,如何實現新舊教學內容、方法與模式的更迭、提升,探索未來教與學關系的進一步演化,成為一個不得不面對的高等教育新命題。
  對此,揚州大學長期以來所進行的“翻轉課堂”實踐,也許能為當前高校探索出一條與“智慧教學”精準對接的教改之路提供一種有益借鑒。
  搭建交互平臺
  在人們的印象里,課堂無非是“三大件”,即一面黑板、一個講臺以及一排排桌椅,無論是誰都不會陌生,但揚州大學測控儀器與技術專業的“翻轉課堂”卻令人耳目一新:
  原有的高講臺被“削平”,并且可以在教室里四處移動;“變形金剛”式的模塊課桌取代了傳統的固定桌椅,課堂布置變得靈活多變;教室三面墻上都掛起了雙色“黑白板”,云臺投影設備通過無線覆蓋到每一名學生,所有人都可以自主地“坐而論道”……
  之所以要對傳統教室進行顛覆,海歸博士、揚州大學水利與能源動力工程學院副教授蔣偉直言,“它存在諸多弊端”。
  “以教師、課堂和書本‘三中心’著稱的班級授課制脫胎于前兩次工業革命,它很好地滿足了工業社會對人才的需求,但卻將傳統教學固定在了狹隘的座位空間上,知識探究限制成了單向的‘填鴨灌輸’。”蔣偉結合自己多年的海外教學經驗說,同一課堂的學生面臨“同內容”“同進度”甚至“同作業”的學習,忽視了個體差異,抑制了學生個性和創造力的發展。
  在他看來,未來的課堂上,每一個參與者都可能是知識的傳播者,師生角色互換頻繁,不同學科背景面臨著迥異的教學方式,課堂與課外乃至與整個世界的聯動將變成一種常態。因此,在傳統結構難以適應多元化教學需求的當下,亟待對其進行顛覆性“改裝”。
  因此,揚州大學運用互聯網、云計算、移動終端等教育技術,根據測控技術與儀器等專業的特點和教學需求,自主研發教學設備,創新教室、課件等教學平臺,使智慧教學的改革布局精準落地。
  “智慧教室的功能絕不僅限于為課堂提供便捷的教學手段,而是利用先進的信息技術構建智能環境,為教與學提供一個互聯互通的交互平臺。”蔣偉說,這為改變傳統教育中“僵化”的一面,為更深層次的教學改革提供了硬件載體。
  重塑教學角色
  實際上,揚州大學“翻轉課堂”這一教學載體的變革不僅打破了常規思維,也使教學過程發生了改變。
  在當前高校課程改革全面深化的新形勢下,該校積極擁抱“互聯網+教育”,促進信息技術與課堂教學的深度融合,引進MOOC(慕課,即大型開放式網絡課程)、SPOC(私播課,即小規模限制性在線課程)等先進教學手段,并且去蕪存菁,探索線上與線下交互滲透、課前與課后優勢互補、教導與探討深度融合。
  比如,揚州大學與清華大學等高校合作,針對電氣自動化專業課程理論深、基礎梯度大等特點,開發引進了“雨課堂”智慧教學系統。課前,預習資料會根據不同學生的前期學習狀況有差別地推送到各自的手機上;課上,問答以彈幕、多屏互動等形式發送,提問、競答、交流,高效便捷;課后,掃一掃二維碼,疑點、難點、創新點一一呈現。
  “課堂‘翻轉’了,課前學知識、課上學智慧這一目標對教師和學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揚州大學副校長俞洪亮指出,對老師來說,在線課程應站在學生角度設計,以有利于學生自學且必須設計有效活動達成自學目標。同時,課堂活動設計是教師主導下的學生對前期自學結果的深化;對學生而言,再好的混合課程設計,如果沒有基本的內驅力和自主學習力,學習也無法發生改變。
  接觸“雨課堂”一年來,揚州大學2015級學生王爽感受頗深地說:“學習過程不再是單兵作戰,更像一群人協同并進。”而在課堂的教師端,預習效果、實時問答、課后作業等全周期學習行為數據可被完整采集,計算機主動分析、實時呈現和反饋,幫助教師量化學生學習效果,把握學生學習軌跡。
  “過去,有的學生上課無精打采,教師上課興致也不高,而當課堂‘翻轉’后,常出現下課鈴聲響過了,還有學生為爭論問題攔著教師不放。”觀摩過翻轉教學后,揚州大學教務處副處長吳峰掩飾不住內心的欣喜。
  回歸育人本位
  不久前,揚州大學測控技術與儀器專業學生小姚剛剛結束“電路基礎”這門課的考試,本以為63分的期末成績可以讓自己穩過,但結果卻掛科了。原因是他平時的階段答疑、課堂討論等環節“欠課”太多,線上考核只有45分,智能評測系統自動評定為不合格。
  對此,該課程任課教師、揚州大學水利與能源動力工程學院副教授吳桂峰表示,評判學習的標準其實不是某一次的成績,而是考查學生是否活躍,是否愿意思考,是否喜歡交流。“‘翻轉課堂’是一種回歸育人本位的探索,以學生為中心進行教與學,從而激勵他們自主協作學習。”
  在俞洪亮看來,無論老師還是學生,探索初期感覺困難都是正常的,但堅持下去之后,在課程反饋中,學生“一般會提到自己的自主學習能力、獨立思考意識、創新能力都有提升”,老師也會“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職業效能感,一種被學生需要的存在感”。
  不過,在取得一定效果的同時,“翻轉課堂”也給一些老教師帶來了新煩惱,揚州大學水利與能源動力工程學院副教授王永華就是其中之一。近半年來,為了跟上學生的“翻轉”需求,平時很少使用數字化教學手段的他要花六成精力在課前的教學資源制作上。“并非所有的課程內容都適合花樣繁多的教學改革。”他提醒道。
  對此,俞洪亮表示,智慧教學的翻轉實踐已經開展了一段時間,諸多環節仍在調整當中。不過,“‘翻轉課堂’是一種靈活、自主、富有創新性的教學形式,希望大家以‘翻轉’為始,以自身課程特點為基,堅持嘗試更多樣有效的教學方法,讓學生樂學、教師樂教”。
  “教育信息化2.0時代是智能引領、融合創新的時代,知識獲取方式愈發多元便捷,學校的育人目標應更加側重思維、創新、終身學習能力等的培養。”俞洪亮說,善用技術,讓課堂活起來,讓師生從簡單機械的單向傳授方式中走出來,通過設計優良的課程讓師生有效連接,共獲成長,才能實現教育的應有之意。
  來源:中國科學報作者:王之康吳錫平張運責任編輯:張肖

幸福宝下载幸福宝app_幸福宝app丝瓜下载_幸福宝app下载免费